试纸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试纸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PE理性回归变局下的投资策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8:26:59 阅读: 来源:试纸厂家

『论坛主持』:

卓福民,纪源资本合伙人

『论坛嘉宾』:

吴亦兵,中信产业基金总裁

陆 洋,建银国际副行政总裁

周 逵,红杉资本合伙人

孙 壮,新天域资本董事总经理

吴兴华,建信资本合伙人

时至2011年岁末,如果要用一个词概括过去的一年,你会用哪个词?在2012即将来临之际,一个要必须回答的问题是,明年我们该怎样投资?作为PE、VC退出的主渠道,明年的IPO市场又将是怎样一番景象?

年12月5日,在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举办的“2011年私募股权投资与高成长企业发展”论坛上,众多投资界人士就以上话题分享了他们的观点。

理性回归的一年

卓福民:2011年究竟是怎样的一年?我把它归纳为“纠结”的一年。“纠结”二字李白曾有诗为证,这首诗叫《古意》,“枝枝相纠结,叶叶竞飘扬”。我们现在讲的“纠结”是纠缠在一起。现在这个市场环境,跟2008年、2009年、2010年相比,你们是怎么判断,是不是调整,这种调整属于什么性质?

陆洋:我认为今年的形势是2008、2009年的一种延续,滞后产生的效应,主要从国际市场动荡开始。不同的是,2008、2009年受影响比较大的是金融机构,这一次有了一些主权债务国家违约的风险,现在还在进行过程中,最后对市场有多大影响,对全球经济有多大影响,目前还很难定论。它对我们国家也产生了一些影响,比如对出口行业,对外贸依存度比较大的行业,但一定程度上也促使了我们国家经济的一个调整和结构转型。

孙壮:我觉得2011年上半年和下半年非常不同。上半年更像2010年的持续,2010年无论对创业者还是对投资人来说,都是相当好的一年,整个资本市场都比较好,退出比较多;2011年,创业者和投资者都希望继续这个势头。但很明显,下半年不能说完全翻转,至少已经到了停顿的地步。下半年的势头是否会持续到2012年,在座的各位都不希望这样,但真正会怎样很难讲。

周逵:我个人认为,上次(2008年金融危机)是非常剧烈的调整,国外政府救银行,中国并没有那么大的问题,但政府的动作是非常大。所以我赞成这次是一个延续,但这次更漫长,或更平滑一些。

上次我们作为投资机构,确实建议过我们投的上百家公司,不要把未来想象的太美好,这是一个提醒,企业要健康。今天,因为这是一个平滑的过程,创业者也有一个认识的过程,要谈纠结的话,我倒觉得有几个环节:一,创业者需要半年甚至一年去判断市场变冷还是变暖了,他们会滞后一些,通常创业者是最后一波反应过来的;二,投资机构比创业者反应更快一点,因为离市场更近一些,所以,现在价钱出的低,但创业者还在比较高的状态下;三,资本市场比投资机构反应更快一点,资本市场可能更悲观一点,国内市场也在回归的过程中。

吴兴华:调整未必不是好事,因为调整以后大家都很理性了,被投公司一看市场增长也没那么快,要价也就不会那么高。但调整的时候,实体经济还会往前增长的,包括美国、欧洲、中国,经济总量都在往前增长,加上结构性的调整,效率高的、节能的新兴产业或创新的模式都有很多机会。我们作为基金管理人,要为LP创造更好的回报,所以,调整也是好事,机会还是有的。

吴亦兵:2011年确实是回归,因为2010年,包括2011年上半年是反弹。2010年所有的东西都是狂欢和盛宴,国外资本市场、中国IPO市场,包括企业家的期望值,好公司、坏公司都能上市,所有的投资机构都能赚钱,造成了今年上半年全民PE,LP也要做GP,所有人认为投资都能赚钱,投资者包括企业界确实有一种非理性的狂欢。

下半年的调整其实很正常的。我认为,国际资本市场,或经济形势会有一段持续的低迷。原因是,2008年造成金融危机的所有因素今天全部存在,而且更厉害了,因为核心是去杠杆,发达国家的GDP,总负债占GDP的比率,发达国家平均值比2008年全上升了。去杠杆去了三年不但没去,还加杠杆了。所以发达国家所面临的老百姓和所有的企业期待值的调整,包括像社会福利这种很根本的事情,美国和欧洲不光是经济问题,还有社会问题,这个低迷会持续一段时间。

我觉得中国调整是回归理性。大部分经济学家预测,明年基本上是8.5%到9%之间的增长,通货膨胀在4.5%之间,非常好了,中国不需要两位数的增长,所有外国人觉得我们做到这样的数据是非常好的。全世界的基金,都是所谓的前25%能赚钱或者说是投资界的“二八”原则,所有基金能赚钱是不正常的,所有企业都能IPO也不正常,所以,有一部分企业要出事,一部分基金要亏钱,这是正常的,现在在回归理性。被投企业要回归到怎么做好企业,怎么做好企业的基本面,投资者也是一样,你怎么去看企业的基本面,这都是健康的事情。

年如何投资?

卓福民:既然要回归理性,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年,在投资策略、投资节奏上,你们怎么考虑的?

周逵:我们至少回避在经济高潮的时候去加快投资,投在顶点上有一些是好公司,但价格肯定很高,尤其供求矛盾上,所以我们在不断观察大经济环境的问题,还有供求关系的问题,项目机会和资金的踊跃程度,这样可能让我们自己能理性一些。

未来几年,我们可能会朝两边走,我们本来就是投早期的公司比较多的一家机构,现在我们会更多的往早期走。

第二个策略是,我们要做的更专业化。更专业化可能也是未来对投资公司、对从业者的一个要求。因为你得看的更准、更远、更深,判断要更快,你给的估值要更合理。这块我们这几年一直是这样做的,但还没有做到足够专业化。只要我们能做到很专业化,上市和不上市的,只要是优质公司,都在我们的视野里面。

吴亦兵:我们比较专注练好内功,总体经济周期对我们没有太多影响。投资就三件事:一个是进入的倍数,一个是退出的倍数,一个是盈利增长的区间。退出的倍数不管是高点还是低点,我们都长期以低值作为自己内部退出的假设。今天资本市场到50或者30倍,我们的假设都是在这个之下,努力把我们的投资做的更好。我们最注重的是盈利增长区间,另外我们强调增值服务,起码,我们努力做到跟所有的周期不太有太多相关性。

吴兴华: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我们首先是要保证有一个风险控制,不能把价格弄的太高。

第二,我们比较专注于我们熟悉的领域,比如环保、高端制造和服务行业;另外,我们也提供增值服务给企业。

卓福民:现在是投资最好的时候,我非常积极,我们所有的队伍都在开足马力的工作,一级市场有向上的趋势,而且有一些基金也发生问题。现在是最好的时候,永远是在这段时间跑的快一点。这是我的观点,不一定正确。

如何把握IPO市场的节奏?

卓福民:中概股最近在美国市场一塌糊涂,中国市场情况也不好。各位怎么看现在境内外的IPO市场,节奏该如何把握?

陆洋:IPO受宏观资金面的影响比较大,从今年香港市场来看,首先是前高后低。准备上市的企业,已经做好很多基础工作的还是很多的,就看时间窗口的选择,这取决于宏观市场,全球金融市场 。

孙壮:中概股在美国上市已经受到相当大的打压了,今年跌了50%,跌70%也不足为奇。第一,这一现象的确指出了中国很多公司的问题,甚至上市公司里面比较好的公司还是有很多问题,在财务上、在业务的收入确认上和利润成本计算都有一些问题。

第二,我个人感觉,也体现出中国人看事情和美国人态度不一样。美国人觉得你只要有一个错误,这个公司直接归零。中国人还是会七三开、或者三七开看一看,这种情况下形成很大的反差。

我们觉得如果公司规模不是特别大的话,至少现在可以考虑A股上市,我们毕竟生长在中国的土地上,中国投资者更了解中国企业是怎么样运作的,承受风险的能力和全面了解公司的能力更好一点。

网上挂号电话

网络挂号平台

名医汇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