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纸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试纸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泸州女子成功戒毒现身说法帮助迷路的人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8-28 19:37:34 阅读: 来源:试纸厂家

吸毒、离婚、债台高筑、乞讨、服用美沙酮、强制戒毒……年过半百的李欣阳(化名),和大多数吸毒者一样,有不堪回首的经历。然而,2013年从强制戒毒所回家的她,不仅彻底告别了毒品,还努力帮助戒毒人员。

为困难的服药者交治疗费的李欣阳

端午节前夕,李欣阳又一次来到市疾控中心美沙酮门诊,从口袋里掏出300元钱,递给值班的赵医生。“让那些付不起药费的人多喝几天药,他们就少一点接触毒品的机会。”这是李欣阳唯一的期望。

吸毒让她众叛亲离

年过半百的李欣阳个子不高,家住在泸州城区。上午11点过,李欣阳收拾小摊,准备回家。她的生意不大,批发点小百货,每天上午到家附近卖。一天收入三五十块,她说很知足。

如果李欣阳不说,很难把她和吸毒联系在一起。从1993年沾染毒品,到2013年戒毒成功,20年的记忆,她想尘封,却始终是挥之不去的阴影。1993年,有稳定工作的李欣阳和几位朋友聚会,一个朋友拿出一包粉末状的东西让大家“品尝”,说那东西吃了很舒服。

李欣阳知道,那是毒品海洛因,而且还错误地认为这东西是有钱人才能吸的,是有“身份”的象征。虚荣心加上朋友的再三怂恿,她也学着吸了一点。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李欣阳不知道,她正一步步走向深渊。李欣阳说,开始没有什么感觉,后来一两天不吸,心里难受,渐渐开始花钱向朋友买毒品。一来二去,瘾越来越大,从两天吸1次,到一天吸1次,最后发展成一天吸多次。

家里的积蓄很快花光,李欣阳和丈夫离了婚,别无去处的她,和母亲住在一起。“孩子尚小,家里也不宽裕,开始还能从亲戚处借钱,后来债台高筑,都借不到钱了,只能另想办法。”李欣阳说,毒瘾发作时,一个人流浪在街头乞讨,讨到50块钱,肚子再饿,都要先去买毒品。李欣阳离婚后找了男朋友,也是吸毒者,两人过着是非人一般的生活,众叛亲离仍坚持与毒品为伴。

2007年11月,李欣阳来到美沙酮门诊,她主动要求服药。“实在是走投无路了,美沙酮替代毒品,每天10块钱的药费,比海洛因便宜。”在美沙酮门诊,李欣阳算得上比较早的服药者,两年后,她把男朋友也带来服药。

在医生的眼里,他们服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还经常“偷嘴”(吸食毒品)。李欣阳说,想到那种舒服的感觉,忍不住去找“粉友”。毒瘾发作起来确实难受:鼻涕一直流,全身每个细胞像蚂蚁在咬一样痛痒难忍,而且人也是软弱无力,身上一阵冷一阵热。那感觉,没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感受的,难受得想死。就这样,李欣阳再一次陷入毒品中无法自拔。

强戒所她找回自己

2011年立冬后不久,酒城寒意陡增。李欣阳的毒瘾又犯了,精神有些恍惚,好不容易找到一点海洛因。大白天的,她躲在一个ATM取款机旁,挽起衣袖,注射毒品。“以前在家里偷偷摸摸注射,这一次完全控制不住自己,拿到毒品,立即就有注射的欲望。ATM机子临街,人来人往,我靠在一旁无所顾忌地注射,被警察逮个正着。”吸毒十多年来,李欣阳第一次被送进强制戒毒所。年迈的母亲、成年的子女没去戒毒所看望李欣阳,托人给她捎信:“如果你再不改过自新,敢去沾那个玩意儿,就永远不要回家,断绝关系,永不相认。”李欣阳哭过,失落过,甚至想过结束生命。每当瘾发作时,她总是情不自禁想起步履蹒跚的母亲,想起子女对她冷漠和失望的眼神。

“感谢强制戒毒所的教官、老师们,是他们彻底改变了我。戒毒所来自省内各地的吸毒者,和我同龄的有,十多岁的小女孩也有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,却有相同的结果,吸毒让我们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。但老师们一直鼓励我们,只要战胜心魔,扔掉毒品并非不可能!”一次次的激励和深夜长谈,让李欣阳看到重生的曙光。戒毒所的教官、老师们,充当了家长、教师、医生的角色,重塑了李欣阳的灵魂,点点滴滴,像甘露流进她的心田。

戒毒所两年700多个日子,是李欣阳这一生中最有意义的时光。她比任何时候都明白,生命是自己的,但又不完全是自己的,它还属于家人、社会,第一次对生命有了如此深刻和认真的思考。

现身说法帮助“迷路”的人

2013年年底,李欣阳成功戒毒回到泸州。当她满怀希望联系曾经的吸毒男友时,却被告知对方一月前已经去世。李欣阳一度伤心欲绝,但母亲和子女的接纳,让她看到了希望。

李欣阳去了美沙酮门诊,看到在门口徘徊的吸毒者,她主动上前给他们药费。“他们的现在,就是我的过去。那时候,我穷困潦倒,有吃药的钱,没有去吃药的车费,加上粉友们的联系和诱惑,我才一次又一次中断服药,最后被抓。我真的不希望他们重蹈我的覆辙。”好几次,李欣阳给完钱后,悄悄地离开。

“美沙酮门诊开诊快10年了,像李欣阳这样涅槃重生的人不多,而她却用实际行动,帮助其他吸毒人员,从某种意义上说,她是一名志愿者,用自己的方式,帮助戒毒的人。”美沙酮门诊的一位负责人如是说。

从强制戒毒所回来后,李欣阳领到了退休工资,基本生活有了保障。她开过茶馆,打过小工,现在在家附近摆小摊。每天上午做小生意,下午陪陪母亲,有空的时候去美沙酮门诊,日子过得很充实。“这一年多了,李欣阳隔三差五就来我们门诊,有时买水果,有时买月饼、糕点,有时直接给现金,她来看望服药的人,现身说法,鼓励更多的人戒毒。”美沙酮门诊的赵医生认识李欣阳多年,彼此已经成为信任的朋友。好几次,赵医生看见李欣阳为服药者交纳药费后,口袋里只有几元钱。好心的赵医生劝她,多少都是心意,自己也要留点钱备用。李欣阳却告诉她:“我每天做小生意,虽然收入不多,但我够用了,帮助他们,我心里踏实。”

吸毒者要回归社会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吸毒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,只能“物以类聚”。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圈子里,吸毒者就像躲在洞穴里的老鼠苟延残喘,一步步走向死亡。有一次,李欣阳在美沙酮门诊偶遇曾在强制戒毒所的学员,这名学员回来后继续服用美沙酮,经济十分拮据。李欣阳专程花数百元买了一台缝纫机,送给擅长缝纫的她,希望她通过自己的努力挣钱,让人生过得更有意义。

李欣阳的朋友说:“她总是想法设法帮助服药者,苦口婆心劝说他们。这一年多来,为服药者花费了近万元。她的子女不理解,她的朋友不理解,但我们理解。她是如果有一百元,一定拿出99元来帮助人的人,我们都很感动。”

记者手记

在美沙酮门诊采访时,不少服药者来去匆匆,从进门到喝完药的时间,通常以分钟计算。他们报自己的编号,很少说出真名。

对多数服药者而言,害怕别人知道,害怕别人看不起,仍是他们心中最深的恐惧。李欣阳也有过这样的经历,从一名吸毒者到一名志愿者,从一个受助者蜕变为助人者,半百之年的她完成了生命中最艰难却又最华丽的蜕变。

“即使不能在沙滩上救活所有搁浅的海星,但对每只被放回海里的海星来说,这就是一次生存的机会!”这是“拾海星者的故事”。李欣阳试图抢救其他在“沙滩”上面临生死选择的“海星”,力量微薄,却不曾放弃。

记者 周丽

乱斗吧勇士手机版

天地英雄手游单机版

斗剑仙OL安卓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