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纸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试纸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爱情照亮苗族绝技青年的成功之路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46:51 阅读: 来源:试纸厂家

div>

五年多来,“身怀绝技”的杨光合带着他的数十种独家功夫,踏遍了大半个中国。2006年春节,他又接到了两份来自国外的演出邀请,他高兴地说:“估计今年有望走出国门了。”一个生长在贫穷山区的苗族青年,何以成长为走红全国的绝技大师?

“丑小鸭”爱上“美天鹅”

今年31岁的杨光合,出生在贵州省安龙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出生时因为生活困难,母亲没有奶水,营养不良的杨光合始终矮同龄人一大截,别人都戏称他是长不大的“铁果果”。杨光合的童年和少年,一直在委屈和压抑中度过,但他又无可奈何。懂事以后,他便拼命读书,希望将来考取学校,去城里谋个职业,扬眉吐气一回。

那时,在同一个村子里,有一个比杨光合小三岁的姑娘,名叫龙远秀,十四五岁就出落得端庄秀丽、楚楚动人。从小开始,她就和杨光合特别要好,有时杨光合割的草没有装满箩筐,她情愿回家挨打受骂,也要把自己割的草分给杨光合;杨光合也时时处处帮助她、呵护她,特别是在山上找到什么好吃的野果,总要留着和她一起分享。他们是真正的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升入初三后不久,杨光合就将龙远秀带回了家里,正式拜见了父母,按照他们苗族的风俗,这就算订婚了。

龙远秀家的条件比较好,她父母打心底里反对女儿和杨光合来往。而且,一些不怀好意的村民一个劲地在龙远秀父母面前挑拨离间,说什么“把龙远秀嫁给杨光合,等于把鲜花插到牛粪上”之类的话,让两位老人动起了另给女儿相亲的想法。

杨光合并不知道爱情正在遭遇危机。一天夜里,龙远秀把他叫了出来,两人踏着月色,来到寨子旁边他们经常约会的树林里。龙远秀将情况告诉了杨光合,然后担心地问:“你说,这可怎么办?”杨光合显得很平静,他反问:“我没有意见,就看你自己的,你是愿意跟我,还是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龙远秀就生气地用手捂住他的嘴,“我啥都可以和你说,你说我愿意跟谁?”杨光合听到这话,一把将远秀拥在怀里,深情地吻着她的额头。“我们走吧,去他们找不到的地方。”月亮慢慢升上了天空,初春的夜晚,和风荡漾,原野里飘荡着令人迷醉的温馨和甜蜜,一对小恋人就这样许下了私奔的愿望。

1994年春,杨光合和龙远秀带着简单的行李,来到了浙江温州。事实证明,从未出过远门的他们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。出门的时候,杨光合和龙远秀只带了600块钱,为了节约,他们只能在城郊一家非常简陋的旅社借宿一张铺。晚上龙远秀睡在那里,杨光合则露宿街头,天亮后杨光合再跑回去补上一觉,然后他们再一道去找工作。由于杨光合个子太矮,又不懂技术,连续跑了一个月,什么工作都没有找到。眼看所带的钱将要用完,两人心急如焚,成天为找工作的事情担心。龙远秀年纪小,特别想念父母,便对杨光合说:“我们先回去吧,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父母再不同意也没有办法。”杨光合想,如果不是为了拯救爱情,不会这样匆匆忙忙出来,现在爱情有救了,那就先回去再说。

因为手里的钱连车费都不够,他们便打算步行回家。第一天,从温州走到青田,走了整整一天一夜,走得脚跛手瘸、腰酸背痛。第二天从青田走到丽水,又走了一天一夜,两人的双脚都磨出了血泡,小腿还肿了起来。“光合,我走不动了,再走下去我恐怕要累死了。”龙远秀带着哭腔,无助地说。杨光合看着心上人一脸疲惫的样子,也是心如刀绞、欲哭无泪。

在丽水汽车站候车室,他们一躺下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候车的旅客见他们面色苍白、蓬头垢面,就像刚刚从地狱里逃生出来似的,便好奇地将他们围住,问这问那。这时,他们是多么渴望得到帮助啊!龙远秀便毫不隐瞒的将他们私奔的经历讲了出来,一些好心人深为感动,纷纷给他们捐钱,终于凑齐了回家的车费。

到家以后,龙秀云的父母见事已至此,知道两个年轻人情投意合,便不再说什么,给他们举行了婚礼。婚后,许多人仍在背地里议论,说杨光合没有出息,龙远秀这么好的姑娘嫁给他真是可惜。这些风言风语传到杨光合的耳朵里,他心里挺不是滋味。但冷静一想,觉得也不怪人家说三道四,自己确实不如人。他暗暗发誓:“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,猴子戴帽也要做个人模样,岂能让人小瞧了自己?”他对自己说,不但要让妻子过上令人羡慕的生活,还要让弟弟们顺利把书读完。

受尽磨难途事业

1996年春节过后,杨光合坐上了开往广州的卧铺客车。在喧嚣繁华的广州,他跑了许多建筑工地,人家看他像个弱不禁风的孩子,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。几天以后,一无所获的他已经不名一文,正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,他忽然看到工地附近有一个名为“新大陆歌舞艺术团”的草台班子,正在扯开场子演出。大喇叭里传出的歌声震耳欲聋。这时他想起自己会唱苗族山歌、跳苗族舞蹈、模仿各种鸟叫,会吹口琴、笛子、木叶,还会苗族传统绝技上刀山、下火海,还在学校里主持过文艺节目,说不定老板会收留自己。

老板听了杨光合的介绍,上下大量了他一番,就勉强同意他先留下当伙夫,月薪200元。“不过我告诉你,工资要到年底才发。”老板强调说。杨光合无奈地点头,表示同意,年底就年底吧,先找个地方吃饭要紧。

一天,杨光合大着胆子,把想学杂技的想法和老板说了。没想到老板恶狠狠地训斥他:“你难道这点规矩就不懂,我把你教会了,我拿什么养家糊口?何况当徒弟是要交学费的,你交得起吗?”他被噎得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艺术团里有一项绝活,名叫“蛇钻七窍”。老板不教,杨光合决定偷师学艺。通过观察,他慢慢摸索到一些技巧。一天晚上,他偷偷的从笼子里弄出一条手指粗的毒蛇,然后用胶布将蛇的上下颚缠上,鼓起勇气把蛇从鼻孔塞了进去。谁知那蛇没有从口腔里出来,却直奔喉咙而去,把他堵得近乎窒息!情急之中,他赶忙憋足气张开嘴,不能呼吸的蛇竟从嘴里游了出来。“成功了,成功了!”他暗暗对自己说,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,接着他又把蛇从鼻孔塞了进去,如此反复几次以后,他把这项绝活学到了手。接着,杨光合还偷学了吃香火,虽然口腔被烫出了若干燎泡,但他心里特别欣慰。而且他还从中悟出一个道理,只要敢于挑战自我,就没有学不会的功夫。

两个多月后,老板突然对杨光合说:“你不是说家乡的年轻人能歌善舞吗,你回去给我招聘几个演员行不行?”杨光合想:机会终于来了。

回到家里,杨光合组织了包括妻子在内的7个男女青年,排练起苗族“板凳舞”、“竹竿舞”等节目。到了广州后,果然,歌舞团里增加了这些民族歌舞以后,生意变得格外好。杨光合夫妻俩跟团跑了几个城市的表演,他们看到城市里的人们都特别喜欢看这种民间歌舞,也觉得非常高兴。可不巧的是,没过多久,他们就得到了母亲生病的消息,只得抛下了歌舞团的工作,心急如焚地赶回老家。

半个月后,杨光合和妻子一起回到广州,他们找到原来的歌舞团的地方,却发现那里一片空荡荡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询问以后,才知道,原来歌舞团在几天前就已经解散了,那些老乡们也不知去向了。可是,当初老板说好要年底发的薪水呢?这不是泡汤了吗?他们越想越不甘心,就在广州的街头到处寻找老板的身影,可是人海茫茫,又没有人家的电话和地址,哪里还能找到?

打工棚里卧薪尝胆

江湖的险恶,使杨光合感到了生存的艰难。经过这件事情后,他决定自立门户,组织自己的歌舞艺术团。回到贵州以后,杨光合特意去找了那些和他一起在“新大陆歌舞艺术团”打工的老乡们,问他们:“是不是愿意跟我干?”老乡们虽然被骗,但他们明白那不怪杨光合,而且他们现在丢掉了工作,如果能重新有工作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,便异口同声地说愿意。

杨光合写了申请,从镇政府到省文化厅,层层盖章签字,好不容易拿到了“演出许可证”。可是,手续到手后,有几个老乡却推说不干了。他们提出,除非把以前的工资先付了,“否则我们不敢相信你。”杨光合哪里有钱付工资啊,没办法,他只好重新招聘演员,然后从头教起,他的二弟三弟也加入其中,一起表演。一段时间后,杨光合的歌舞团便在附近县市巡回演出了,节目以歌舞为主,加上他的几门绝技,倒也能吸引一些人的眼球。但时间一长,看的人就越来越少了,杨光合想了想,还是应该去大城市表演,毕竟,在这里大家都是苗族人,看这种歌舞的机会多了,觉得不稀罕,城市人才对这个感到新鲜呢。

过了几天,杨光合就带着妻子和演出队来到了温州,他们本想在这里大干一场,但真是事与愿违。刚到没几天,他们就发现这里的场租费太高,而且人地生疏,根本拉不开场子,勉强演出了几场,一直是观众寥寥。没过几天,演出队就因为入不敷出不得不解散了。

那天晚上,杨光合坐在旅社的窗户边,对着灯火辉煌的城市呆呆地出神,到了下半夜他还没有丝毫睡意,他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。原想努力多挣些钱,让妻子过上幸福日子,也让乡亲们少一些闲话,谁知落到这个地步,他觉得心里好愧疚。不知过了多久,龙远秀醒来,发现丈夫还独自在垂泪,便悄悄走过去,附在他的耳边,轻声安慰说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你我都很年轻,未来的日子还长;你气病了身体,那可是故意苦我啊……”“秀,你一直跟着我受苦,我对不起你啊。”杨光合自责道。“我们是一家人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这不能全怪你。”杨光合将龙远秀搂进怀里,他为有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妻子感到幸福。

第二天,杨光合夫妇俩就到了一家电器厂打工,他们打算先积攒一笔钱,然后再办演出队。那段时间,他们为了多挣钱,几乎天天加班到夜里两三点,一个人连干两工时,连周末也不休息。

不过,杨光合心里清楚,打工不是长久之计,要想出人头地、有所作为,还必须学一些真本事。在有限的休息时间里,他买来美国的西尔敏·西斯特、大卫·科波菲尔,英国的马克·泰乐,荷兰的马赛欧·西班牙的约克等世界魔术大师的光盘,边观看边模仿,边学习边摸索,并努力加以创新和改进。他知道魔术是假的,但他从中学到了表演技巧;绝技作为中国传统武术中的硬功,都是真的,这全靠苦练和摸索。

杨光合看到别人用镙丝刀钻鼻孔,他就想,镙丝刀钻进去没有危险,电钻钻进去会有什么危险呢?为了掌握人体的解剖学结构,他还买来许多医学书籍,认真钻研。在学会了电钻钻鼻孔后,他又发现,鼻腔到眼眶之间有一根鼻内管相通,只要捏住鼻孔用力吹气,体气就会通过鼻内管从眼眶里出来。于是他便练习用眼睛吹气球,居然练成功了。在练习吞铁蛋时,杨光合找来一个乒乓球,钻上一个洞,里面放上一根钢钉,系上一根牢固的线,然后把球放到嘴里吞咽,却怎么也吞不下去,他让妻子用筷子往下捅,但球捅下去了,他却因不能呼吸而满脸发紫,这时他拉着线用力往外一拽,球出来了,但用力过猛,钢钉把喉咙划出了血。妻子担心发生意外,求他不要练了,他却说:“放心吧,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。”

杨光合不断地挑战生命极限,不断地超越自我。别人用指头停电风扇,他练习用舌头停电风扇;别人用眼皮吊水,他就练习用眼皮拉汽车,而且在拉汽车这个项目上,他还把耳朵、头发、肚皮都用上了……期间,他还毛遂自荐,到夜总会里去表演,既检验了练习的效果,又挣到不少小费。

两年的卧薪尝胆,杨光合通过不断摸索、苦练、实践,终于把几十种绝活学到手里,同时也积攒了一笔钱。

“苗族奇人”一鸣惊人

从2000年开始,杨光合开始了自己真正的绝技演出生涯。当年秋天,县里举办“荷花节”,组委会得知他能表演多种绝技,向他发出了邀请。

在那场有许多大牌演员参加的演出中,杨光合的眼皮拉汽车、电钻钻鼻孔等精彩表演,赢得的掌声比任何人的都多。他的精彩表演被省地两级媒体报道后,立即在贵州及附近省区引起强烈反响:在人们熟知的苗族民间绝技上刀山、下火海等节目之外,竟然还有如此精彩绝伦的项目,让人大开眼界。

从此,杨光合不断的接到演出邀请,从附近县市到周边地区,再到周边省区。为了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展示自己的风采,更为了改变家里一贫如洗的贫困状况,给父母、妻子和弟弟们带来幸福,他在接受邀请的同时,还变被动为主动,带着妻子到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、浙江等地去巡回演出,积极参与各种相关的比赛。他每到一处,都能达到让观众“心惊肉跳、吓掉下巴”的效果,杨光合也因此有了可观的收入,逐渐摆脱吃了上顿愁下顿、捉襟见肘的困境。

随着知名度的不断提高,杨光合获得了绝技大师的称号。特别是荣获全国百绝群英会金奖以后,更是名声大振,成为众多媒体追捧的新闻人物。

当了多年篮球运动员的巨人、浙江永康身高2.35米的王同心,对杨光合心慕已久,多次提出要拜他为师,学习绝技。去年底,杨光合在多方考察了王同心的情况后,终于同意收他为徒,并在南京举行了简单的拜师仪式,从而上演了一出“名师出高徒”的佳话。

杨光合除了将绝技传授给妻子和二弟三弟,还收了四个徒弟。一直伴随他左右的妻子,除了能歌善舞,也学会了五马分尸、赤脚踩在钉子上单指劈碗、站在鸡蛋上双耳挑水等多项绝技。夫妻俩不管走到哪里,都如影随形,恩爱如初,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人。在一次演出间隙,有朋友和龙远秀开玩笑:“杨光合出名了,你不担心他会飞掉?”依然眉清目秀、漂亮如初的龙远秀,甜甜地笑着回过头去问身旁的杨光合:“你说,你会不会飞掉?”杨光合趁机给了她一个飞吻,深情地说:“自从和你认识那天开始,我的翅膀就不长羽毛,想飞都飞不起来,真是遗憾。”在场的人们,都禁不住笑了。

杨光合说,今年争取出国交流学习一次,争取参加几场全国性的演出,然后给妻子买一份她最心爱的礼物。但这份礼物是什么,他说暂时保密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